<cite id="rnb7v"><big id="rnb7v"></big></cite>
<noframes id="rnb7v"><address id="rnb7v"><th id="rnb7v"></th></address>

        <strike id="rnb7v"></strike>
        <ins id="rnb7v"><font id="rnb7v"></font></ins>

        <ol id="rnb7v"></ol>

        <p id="rnb7v"><big id="rnb7v"><th id="rnb7v"></th></big></p>

            立即打開
            《財富》進行了一場“瘋狂的實驗”

            《財富》進行了一場“瘋狂的實驗”

            徐曉彤 2021年09月18日
            還賺了一筆錢。

            當《財富》(Fortune)雜志著手創刊時,它被寄予希望能成為“有史以來最漂亮的雜志”。美國圖書設計師、插畫家托馬斯·梅特蘭·克萊蘭接到委托,為1930年2月出版的首期雜志設計封面。他畫下了一個“財富之輪”( “Wheel of Fortune”),就此開啟了往后數十年的運轉。

            《財富》雜志第一期封面。圖片來源:Fortune官網

            90多年后,《財富》現任主編Brian O’Keefe邀請數字藝術家pplpleasr(本名Emily Yang)為《財富》的最新一期封面做一個創新設計,以此敲開新世界的大門。

            封面上,一個多彩的世界躍然矗立在樓頂,而代表傳統金融系統的銀行、華爾街的建筑物,都成了一片模糊靜默的背景。在這個多彩世界里,有Uniswap(代表形象為獨角獸,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)、MetaMask(代表形象為小狐貍,一種以太坊錢包)、Aane(代表形象為幽靈,一個去中心化借貸系統),以及被形象化的比特幣等。

            封面的寓意一目了然:無論傳統金融是否已準備好,加密技術已經出現,一個新的世界正拉開序幕。

            這是一款大膽的設計。但對這家老牌雜志來說,更大膽的是,這款封面設計被作為一系列NFT(Non-Fungible Token,非同質化代幣)數字藝術作品在全球最大NFT交易平臺OpenSea上售賣。正如《財富》CEO穆瑞瀾(Alan Murray)所說,這是一場瘋狂的“親身數字實驗”。

            該實驗分為兩部分。

            第一部分是《財富》雜志出售了256版限量封面。每版“通證化”的封面統一定價1以太幣(交易當日折合人民幣約19000元),256版在交易開始后幾分鐘內便售罄。在大約一個星期后,最低轉售價格漲到了原版的七倍——雖然價格無法與最近拍出的天價NFT作品相比,但這依舊是一個不小的漲幅。

            第二部分是《財富》雜志計劃對額外3個特別版封面進行拍賣。但在實際拍賣過程中遭遇了平臺技術故障和宕機問題。其中一版最高叫價47.4以太幣,但最終以23以太幣的價格售出。最后一版在兩個買家間展開了激烈競價,最終以105以太幣的價格成交(折合人民幣約200萬元)。

            《財富》數字封面NFT在OpenSea平臺上售賣。圖片來源:OpenSea網站

            盡管過程存在波折,但這場實驗也為《財富》雜志和pplpleasr帶來了429以太幣的收益,其中的一半將捐獻給非營利組織,另外一半由《財富》和pplpleasr平分。目前,《財富》計劃將收益以以太幣的形式保留,暫不兌換為美元。

            NFT最近在國內外熱度頗高,作為“元宇宙”中數字確權的關鍵技術,加上一些國內外大企業在近期推出相關NFT產品試水,這一技術概念得到了廣泛關注。

            近期與NFT相關的新聞大多與數字藝術作品相關(如NBA明星球員庫里以折合18萬美元的以太幣高價購買一個猿猴頭像)。也許自今年3月11日,拍賣平臺佳士得以近6935萬美元高價首次賣出第一個NFT藝術作品——美國數字藝術家、圖像設計師Beeple的《Everydays. The first 5000 days》之后,NFT便在人們潛意識中被與虛擬藝術作品聯系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那些高價成交的看得見但摸不著的藝術作品的價值,是否能與其交易價格相匹配還有待商榷。更重要的是,NFT的應用和真正價值在哪里?

            為NFT作品花費天價,值得嗎?

            每個NFT擁有獨特且唯一的標識,不可分割、不可互換,這樣的特性是其吸引眾多人投資NFT藝術作品的根源。但作品本身的藝術水平加上這份記錄在區塊鏈上的“獨一無二”,是否真的值得高價?價格是否也包含了NFT風口階段的溢價?

            對于這一問題,CoinDesk中文版首席運營官、NFT China聯合創始人辛雷陽表示,新興事物100%存在泡沫,但即便如此,他本人也從OpenSea上高價購買了數字作品,并坦言稱這個價格在物理世界購買藝術品可能不會考慮,但在區塊鏈的大前提下,愿意支付這樣的溢價。

            辛雷陽總結出了幾點NFT藝術品交易者“迎泡沫而上”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首先是供需關系的變化。在物理世界,藝術品接觸不到太多買家,但到了全球開放的虛擬世界,數字作品能接觸到的是整個互聯網網民,這時的“獨一無二”必然就會產生溢價。而區塊鏈技術保證了唯一性。任何一筆交易,以及每個NFT的擁有者都會被清楚地記錄在虛擬世界中。

            此外,辛雷陽認為,新一代互聯網用戶對于虛擬空間有強大的認可。對他們來說,購買NFT也是一種身份和認知的象征。

            他相信,未來會發生“社會身份認知的改變”,相較現在更加強調數字身份,“將來可能數字(世界)與物理(世界)都是混在一起的。我們帶上VR眼鏡,數字身份會越來越重要。以前我們都是在網絡上去隱藏身份,(網絡身份)只是一個‘馬甲’;未來可能(物理世界與虛擬世界的)身份是連在一起的……所以你在物理與虛擬世界都會擁有資產,疊加在一起的話,就是你社會身份的象征……區塊鏈是通用的、世界的,全世界都知道我是擁有者,沒有任何質疑,這就是它的價值?!?/p>

            辛雷陽認為最現實的原因是,人們對于NFT有增長的預期。買家在購買時可能并不確定所買的NFT是否值得交易價,當前NFT不會像傳統金融產品有一個清晰的估值,但買家預期后續會有更多人進場,價格會升高,不如早些入手。畢竟,很多人都存在FOMO心理(Fear of Missing Out,害怕錯過)。

            NFT的風潮不止是買家和賣家在虛擬空間的一場狂歡,這股浪潮也波及到了物理世界的藝術品——燒掉物理世界的實體作品,確保它們存在于虛擬空間中的唯一性。

            著名街頭藝術家Banksy作品《Mornos》的持有者,在將畫作通過區塊鏈技術生成了NFT作品后,燒毀了原作,并將燒毀過程進行了直播。一番操作下來,這幅以9.5萬美元購入的藝術品的NFT,在OpenSea平臺上以原價4倍的價格賣出。燒毀原作的策劃方表示,燒畫“本身就是一種藝術表達”。

            英國藝術家Damien Hirst今年進行了一場“二選一”NFT實驗,他創作了1萬件紙質藝術作品,并將它們全部數據化上鏈生成了對應的NFT作品,讓每件作品以兩種形式存在。最終購買者需要在物理世界的實體藝術品與虛擬空間的NFT作品中做出選擇,Damien Hirst會將沒被選中的那種形式銷毀。

            燒畫上鏈行為同樣存在于國內。中國畫家冷軍的作品《新竹》在拍賣現場被焚燒,并被數字化上鏈生成NFT,該作品最終以40萬元成交。

          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傳統藝術權威人士完全不認同這種操作,他表示:“燒作品是毀滅文化而不是保護文化。很多傳統藝術作品原作的價值大于復制品?!彼J為NFT就是泡沫?!安皇撬杏薮赖男袨槎际切袨樗囆g?!?/p>

            M+新藝術委員會委員徐瑩認為,NFT更適合“復數性藝術”,即復制品與原作無差別的藝術(如動畫、音樂、游戲裝備)。而那些需要藝術家在現實世界通過獨特人工“dirty hand”介入的藝術,就不適合?!笆止ば缘拿啦皇且淮a可以復制的?!保ㄋ暶?,觀點僅代表她個人,不代表任何機構。)

            說到底,燒畫還是人們在新技術下對于追逐“獨有”的執著。辛雷陽分析道,如果物理世界的作品和NFT同時存在,實體作品會分走一部分作品價值。燒畫行為也是為了支持網絡空間中唯一存在的概念。

            NFT技術與版權

            當藝術品并不是某一空間的唯一存在時,藝術品各項權利的劃分也需要明晰。由于相關規定和政策還沒有完善,NFT技術在藝術品領域的應用正面臨各種亂象。

            比如,雖然NFT認證上鏈形成的數字證書能夠記錄作品所有權,證明專屬資產的真實性,但同時,拷貝他人藝術作品,擅自放到區塊鏈上,以藝術家本人的名字出售NFT作品,已經成為OpenSea平臺上的嚴重侵權問題。

            除了侵權問題,NFT出現后,藝術品交易規則也亟待完善。在傳統藝術品市場,錢與藝術品交換后交易就算完成。但NFT出現后,在進行藝術品交易時,就要考慮到,當實體作品與NFT作品分屬于不同所有者時,兩種形式的藝術品各自在后續交易過程中,可能會對另外一種形式藝術品的價值造成影響。

            面對這些已發生和潛在的問題,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、知識產權法博士董文濤律師指出,傳統藝術品交易中,買家買到的也只是作品作為物的所有權,而不是作品的版權。這一邏輯同樣延伸到NFT藝術品交易之中,NFT藝術品的買家買到的也只是數字虛擬財產,而非作品的版權。版權屬于作者或作者授權、轉讓的著作權人。一件藝術品,究竟是否要數字化上鏈形成NFT藝術品,決定權在版權人手中,而不在原件所有權人手中。

            所以,未來一件藝術作品可能會涉及到三方:版權所有人、原件所有人、NFT所有人。對于未來可能發生的虛擬空間與現實空間的沖突,董文濤認為,要在交易前要把三者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界定清楚。

            他舉了一個例子:當出售實物作品后,版權所有人可能會將其作品再次以NFT形式出售,為了應對因此造成的原件價值波動,未來藝術品購買行為可能要簽訂合同,對于未來數字化上鏈的可能,提前規定是否要與實物作品買家商議,或進行利益分成。

            董文濤律師表示,現有的法律框架足以規范和調整NFT出現后藝術品交易中的法律關系。隨著更多網絡虛擬財產形態的出現,未來必然還會出現新的問題,而新的問題乃至新的案例出現之后,就會進一步促進關于NFT藝術品交易制度的討論。

            “這個領域很值得探索,需要相關行業人士共同討論,制定各方認同的交易規則。規則的完善能夠進一步促進NFT藝術市場的交易?!彼f。

            NFT是技術,不是藝術

            即便NFT與虛擬藝術品的聯合是NFT有關應用中最為火熱的一種,但NFT本質上是一種技術,而不是藝術。

            “NFT是數字資產權利的載體?!毙晾钻栒f,“它是元宇宙與現實世界的數字資產橋梁?!?/p>

            高樟資本CEO范衛鋒認為,NFT是元宇宙的基礎建設要素,能夠使每個數字資產都有身份證和產權認證。

            但目前市場上已然出現了認知偏差。藝術應當是藝術本身,與它背后的技術無關。兩者的結合能夠引發足夠的市場關注,但兩者概念的過度捆綁會讓雙方都受到負面影響。

            徐瑩表示:“在藝術品中,NFT只是個確權技術。它適合某種類型的藝術,但不能說適合NFT的藝術就有較高價值,不適合的價值就較低。這就好比認為美元買賣的作品就比人民幣買賣的作品更優越一樣,邏輯是不正確的?!?/p>

            她說:“NFT是技術中性的。但目前應用在了藝術品上,而且在應用早期出現了比較夸張的炒作行為。于是這個中性技術就被與藝術作品做了天然關聯,好像NFT等同于數字藝術品。這個認知需要矯正,不要盯著藝術品講NFT?!彼J為,不能因為吸睛的新聞事件,就將NFT固定在狹義的藝術品拍賣上,這嚴重帶偏了NFT技術本身應用場景和公眾對于其本質的理解。

            從更為宏觀的元宇宙建成邏輯來看,最近的NFT藝術熱潮也偏離了元宇宙發展軌道。數字化轉型戰略咨詢服務商維勢咨詢創始人兼首席顧問顧偉在談到NFT技術在藝術領域的應用時說道:“為什么會從藝術品入手?因為藝術品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,價值無法確認,所以能更容易吸引到想賺快錢的人?!苯ㄔ煸钪嬖谕耆摤F實世界開展虛擬構建的同時,也需要加強與現實的聯結,但建立在現實世界基礎上具體三維可視化的數字資產,卻因其交易的成本和可能產生的收益相對容易評估,無法用來“炒作”,在現階段很少被提及。

            他認為,既然NFT是數字資產的認證橋梁,前提是有足夠多的數字資產,而如今炒作NFT藝術品和虛擬貨幣,讓支付先行,是本末倒置的。

            “回顧人類發展史,最先出現的肯定是‘以物易物’的物,不可能先出現貨幣。虛擬世界也是一樣,還沒有出現(足夠多的)與現實世界相打通的數字資產,就先炒幣,這邏輯是不通的?!鳖檪フf。

            他認為,元宇宙的建立和相關技術的應用,應當先從覺知層入手,讓大眾產生對于數字資產的真正需求,而不是只關注于財富的漲跌,代表“物”的數字資產不足就不能先講“貨幣”流通。

            顧偉表示,資產的標的不能只是玄之又玄、無法評定價值的存在,而應當是可視化數字資產。他強調,視覺占70%的認知,這也是字節跳動入局元宇宙以收購VR公司Pico為開始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范衛鋒認為,NFT潛在的內容商業價值是巨大的,未來會帶來想不到的變化。而藝術品交易是元宇宙相關技術發展早期較容易切入的點,未來的應用遠不止這些。

            泡沫、阻礙,與更廣闊的機遇

            范衛鋒從投資人的角度發表了他對NFT技術泡沫的看法(他投資了NFT中國——一個以人民幣進行NFT藝術品交易的平臺)。他認為NFT技術在初期必然會存在炒作因素,但新事物要有財富效應,如果炒無可炒,就難以推動其發展。泡沫本身就是新事物的內在驅動力,是發展周期的一個必經環節。

            他表示,NFT的技術周期與金融周期不同頻,金融反饋走在前面是有道理的,需求端下游有充足的投資和熱度話題,才能推進上游、中游供給端的建立發展。

            但泡沫在孕育機會的同時,也讓風險與隱患滋長。畢竟踏著泡沫而來的人,除了長線投資者入局,也有大量短線投機者,和想通過新技術實施犯罪的人。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NFT技術以及更宏大視角的元宇宙發展。

            Asia Green Fund董事長及創始人白波表示,當前發行和交易NFT的過程,由于缺少KYC等合規環節(Know Your Client,即客戶的背景調查。在傳統金融之下,人們交易所用的貨幣來自銀行,而銀行具有KYC責任,確保開戶人沒有犯罪行為)可能會面臨侵權問題,且與虛擬貨幣一樣,存在被用來洗錢的風險,甚至可能會踏入“恐怖分子金融”的陷阱。

            比特幣、以太幣等典型的去中心化虛擬貨幣,沒有KYC審查環節,可能會讓不法分子參與交易。白波解釋道,雖然區塊鏈技術能讓知識產權的開發者,在后續交易中持續取得收益。但如果缺少監管,讓其中某一環節混入不法分子,那開發者同樣會有間接幫助犯罪分子洗錢的責任風險。

            除了違法活動外,目前市場存在短視追求利益回報的風氣,大量入局者心態不夠成熟,同樣也成為了該行業前行道路上的阻礙。辛雷陽認為,這會導致NFT行業在生態、技術、社區等領域的發展受到影響。借助NFT為噱頭的詐騙、卷錢跑路等現象,會促使監管政策愈發嚴格,在減少造成社會不穩定因素的同時,可能會讓正向推動行業發展的力量受影響。

            依照目前NFT技術應用來看,想要長久發展下去,監管之手不可或缺。而完全開放的元宇宙概念更像是烏托邦一般的存在,至少現階段以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國內外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公司,嘗試在不完全開放、保留中心化的基礎上試水NFT交易。例如騰訊與敦煌研究院合作發布敦煌NFT,阿里系的支付寶也推出了付款碼皮膚NFT。這些嘗試都是基于聯盟鏈,采用免費贈予或人民幣交易,與元宇宙概念中的完全開放并不相同。但參考初期階段的具體情況,它們也算是邁出了NFT領域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辛雷陽認為,“這樣的嘗試是好的,不同國家有不同的政策,進行不同的嘗試,關鍵在于公眾是否享受到了更好的體驗?!彼麑υ钪娴奈磥肀в袠酚^態度,“當國內(的元宇宙行業)發展到一定規模,一定會有接口,通過擴展應用與外界相連?!?/p>

            NFT擁有遠比如今更大的應用空間,但需要在技術、制度、理念能多方面做到合法合規。邊界感與開放之間的游走、去中心化與中心化分寸的掌握,以及NFT應用帶來的社會影響,都決定著這一技術,乃至元宇宙未來的發展前景。在這方面,已經有資本開始嘗試將NFT與未來政策方向進行結合。

            談到支持NFT的區塊鏈技術更廣闊的應用,白波說到了公司在新加坡孵化的CTX數字綠色交易所,該交易所發行的產品除了NFT還有CNT(Carbon Neutrality Token,碳中和通證),CNT同前者一樣運用區塊鏈技術,將線下實現碳減排的資產(例如一個風電光伏項目)上鏈,以此打通國際資本投入到碳減排之中,進而促進實體綠色基礎設施建設。他說,這樣一來是“用NFT促進綠色金融,而不是制造泡沫?!?/p>

            白波多次強調“中心”在NFT應用的重要性,雖然碳和藝術一樣是無國界的,但在交易過程中需要尋求“中心”的合規把控,嚴格KYC環節,以法幣進行交易,用數字技術輔助未來發展方向。

            能夠看出,無論是跟隨熱點推出NFT藝術品還是NFT技術應用的拓展,參與者們為了規避風險,還沒有沖破互聯網時期的“墻”,并需要更高一級的監管進行安全把控,在更開放也更復雜的環境里尋求“中心”的庇護,目的是以此為臺階實現進一步的開放。

            元宇宙被認為是下一代互聯網,形態更加高級和包容,用戶也能夠獲得更沉浸的體驗。但在進化過程中,NFT等相關關鍵技術的提升與創新,能否解決傳統互聯網的弊病,還是說,固有問題將繼續延續到新世界中?這個在誕生初期泡沫叢生的新世界,能否突破投機者攪渾的局面,走向長遠的發展之路?

            當“財富之輪”來到新一圈的起點,需要更多的人加入并推動,而不是那些手握籌碼且短視的人。想到投機亂象與弊端顯現后,元宇宙和相關技術可能會面臨的艱難處境,一些行業參與者已經開始擔憂。顧偉說,他腦海中的畫面是:一群瘋狂的“粉絲”正在把元宇宙逼近懸崖,而懸崖下都是看好戲的人。(財富中文網)

            最新:
            • 熱讀文章
            • 熱門視頻
            活動
           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